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主页 > 大魏庄 >

第357章:功在千秋(大结局)

归档日期:04-25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大魏庄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笔趣阁大魏宫廷 第357章:功在千秋(大结局)

  第357章:功在千秋(大结局)

  上一章章节列表

  ps:感激一路陪同至今的诸位书友~过几天,我会在跋文写一些相关于新书的设法,请诸书友参与,新书的题材,将取之诸书友的建议。话说回来,写完配角的最初一幕,真的好感伤啊,心里难受。

  魏昭武十六年,魏国终究兵吞诸国、同一华夏。

  但考虑到韩、齐、楚、秦等地仍有不满于魏国统治之人,且与魏人仍然矛盾重重,于是在十七年春,魏王赵润改年号为建和,努力于沟通魏人、韩人、齐人、楚人、秦人相互间的矛盾。

  是故,昭武十七年,即为建和元年。

  同年,魏将司马安病故,魏王赵润追谥司马安为烈侯。

  此后,河西守由司马安的副将白方鸣担任。

  建和元岁首年月始,在内朝大臣介子鸱的建议下,魏王赵润于泰山封禅祭天,宣布全国竣事了王国时代,而进入了大一统的帝国时代。

  魏王赵润,亦尊为魏国武皇帝。

  此时内阁老臣李粱、徐贯年事已高,但仍执意伴同魏王赵润前去泰山祭天,于祭天之后浅笑而逝,魏皇帝赵润倍感哀痛。

  同年六年,魏皇帝赵润召介子鸱、卫鞅、张启功、张开地、管重、鲍叔等一干文臣于甘露殿商议治国粗略,但愿魏国从平全国变为治全国的模式。

  此时魏国的最大隐患,除了治下魏人、秦人、楚人、韩人、齐人相互之间的矛盾外,次要仍是诸国旧贵族这一大不安要素。

  诸国旧贵族这股势力,包罗旧秦国的嬴氏、赵氏,齐国田氏、楚国熊氏等等贵族,他们在驯服魏国之后,其氏家势力并未获得几多减弱,在魏皇帝赵润的默许下,照旧取代朝廷管理着本地。

  因而,似介子鸱、卫鞅、张启功、管重、鲍叔等人皆认为,此举晦气于国度的长治久安,因而,介子鸱等人建议拔除分封制、减弱邑君,加强郡县本能机能。

  但这个建议,却遭到了宗府宗正赵胜的否决。

  繇诸君赵胜认为,若加强郡县本能机能,拔除分封制、减弱邑君,这将完全化解赵氏王族与嬴氏、熊氏、田氏等旧有的大贵族,而使代表朝廷的新士族阶层取而代之。

  赵胜的否决,接踵获得了燕王赵疆、桓王赵宣、安平侯赵郯、河东守魏忌、蓝田君嬴谪、溧阳君熊盛等很多魏国大贵族的否决。

  旧贵族势力与士族权要阶层,于此时迸发了最为严峻的争论与矛盾。

  九月,魏皇帝赵润力排众议,拔除分封制、加强郡县本能机能,但此前获得封邑的邑君,则不在其列,作为对诸贵族的安抚,除非直系血亲隔离,不然毫不收回封邑。

  至此,魏国旧贵族势力与魏国士族的矛盾临时息争,但从素质上来说,前者必定将被后者所超越,以至于取而代之。

  为了更好地加强郡县本能机能,朝廷将全国划分为四十六个郡,设摆布丞相,左丞相为介子鸱,领内朝,右丞相为翟璜,代皇帝领天策府,相互互不干与。

  可即便如斯,照旧无法阻遏朝廷势大、而天策府势弱的场合排场。

  缘由很简单,一来朝廷有次要担任和平后勤运输的兵部能够钳制天策府,而来全国已平,天策府根基上已无用武之地,除非远征塞外草原,再次扩大河山。

  为了钳制朝廷特别是内朝,以赵胜、魏、田讳、熊盛等魏臣,恳请提高御史监的权力,御史监因而获利,御史医生至此成为朝中除了摆布丞相以外,第三方权力势力,使文臣与武将、贵族与士族的关系获得彼此掣肘。

  除了朝中势力的相互争斗,魏国亦在该年推出政令,推崇魏皇帝赵润当初拟定的肃氏怀抱衡,使其成为全国独一的怀抱尺度。

  而且,左丞相介子鸱建议拔除诸国的文字,使全国人皆说写魏国文字。

  这个建议,几乎遭到了旧诸国遗老迈部门人的否决,却获得了魏人的支撑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以繇诸君赵胜为首的魏国赵氏王族,因而与熊氏、嬴氏、田氏、韩氏等本来配合匹敌拔除分封制一事的联盟几乎崩溃。

  然而,就在臣子们相互争地面红耳赤时,魏皇帝赵润却独断独行地做出了决定,他连魏国旧有的文字也舍弃了,命翰林署以旧日魏字为骨干,吸纳旧诸国文字,从头编一套文字,并将以相对简化,使之成为国度日后沿用的通用文字。

  这道政令一出,无论是魏人,仍是秦人、楚人、齐人、韩人等等,皆为之惊诧。

  不外由于这事相对公允,所有人都没话说。

  比拟之下,仍是魏人最为不满,不外碍于魏皇帝赵润的威势其实太大,这事只能不了了之。

  总而言之,在建和元年,魏国朝廷确定了书同文、车同轨、同一度权衡等遗惠后世的政令,而且在魏皇帝赵润无上的威势下,这些鼎新成功实施。

  建和二年春,安平侯赵郯因醉酒骑马,不慎摔落马下而亡。

  魏皇帝赵润甚为哀思,以朝廷出头具名抚慰其家眷,并录用田耽领镇反军,田武为副将。

  数年后,田武先因酗酒导致旧伤迸发而亡,又提其子田恬为副将。

  又过几年,田耽已大哥而辞将,保举田恬执掌镇反军,魏皇帝赵润允之。

  建和二年夏,东胡结合娄烦,复攻魏国蓟郡,魏将韶虎、秦开出兵抵御。

  在这场仗中,大哥的大将韶虎亡于途中,秦开向天策府求援,天策府便派燕王赵疆前去援助。

  建和三年秋,林胡与匈奴亦出阴山,试图夺回河套,朔方守赵岳向原中要塞守将廉驳求援,廉驳又求救兵。

  建和四年春,魏皇帝命廉驳为帅,携太原守成功、雁门守韩驰(韩武之子)、上党守姜鄙攻打林胡、匈奴。

  不曾想就在这时,上党守姜鄙亡故,天策府遂命桓王赵宣领靳、韩徐等将代上党军出征北方。

  建和五年春,陇西郡遭到西羌进攻,河东守魏忌奏请援助陇西,魏皇帝允之。

  数日后,天策府命河东守魏忌,携武信侯公孙起、长信侯王戬出征西羌。

  这场仗,持续了整整一年,最终,临洮君魏忌击败西羌,守住了陇西郡,但也由于身体情况,只得留在陇西郡养病。

  然而没过多久,魏忌便病逝在陇西临洮,听说是浅笑而逝。

  此后,考虑到西羌的要挟,天策府便命王戬为陇西守,使其攻伐西羌,使西羌再不敢抨击打击魏国。

  同年,河间守燕绉病故。

  转眼到建和十年,在魏皇帝不偏不倚的管理下,魏人与秦人、楚人、齐人、韩人之间的矛盾获得大幅度缓解,相互逐步和谐。

  魏皇帝与朝廷皆认为此事值得庆祝,于是在建和十一年的春季,改年号为延和,取延续安然平静之意。

  建和十一年,即延和初年。

  不得不说,建和年间,是魏国在同一华夏后最环节的十年,在魏皇帝赵润的管理下,魏国磕磕碰碰持续成长,尽可能地避免了国内各地国人的内斗,避免了贵族与士族的内斗。

  但在这十年内,魏国亦得到了许很多多优良的人才。

  好比礼部尚书郑图、兵部尚书陶嵇、刑部尚书唐铮、大梁府府正褚书礼、大理寺卿正杨愈、工部尚书孟隗等等,非但朝廷的六部尚书,几乎来了一次换血,以至于,魏国各郡各县的郡守、县令等等,亦有很多人过世。

  延和初年,宗府宗正繇诸君赵胜过世,魏皇帝录用他的兄弟赵信为宗正。

  同年,溧阳君熊盛故去。

  延和二年,燕王赵疆击破东胡,然倒霉在回程途中故去,动静传到雒阳,魏皇帝倍感忧伤。

  同年,陇西守王戬大举进攻西羌,重创西羌,令西羌向西后撤数百里。

  同年,纶氏部落族长禄巴隆因沉浸酒色而亡。

  延和三年……

  延和四年……

  不断到延和十年,在整整花了二十年的管理后,魏国愈见不变,且国力江河日下。

  此时,魏皇帝赵润已年至七旬,宗卫将傍边,似沈、卫骄、吕牧等人皆接踵过世,哪怕是最年轻的宗卫将穆青,此时亦年过七旬,齿豁头童。

  一日,魏皇帝赵润将穆青召到宫中,笑说道:“朕十四岁时,便与诸卿相约,日后偎红倚翠犬马声色,做那盛世闲王,今日我大魏国力昌盛,纵使朕不在,太子亦能承担起国度,不知卿可还无力气随朕策马边境,见识见识我大魏的昌盛?”

  穆青闻言大喜,笑道:“臣等这一日,曾经等了足足五十余年!”

  回到府邸后,穆青兴致勃勃地叫来儿孙,转述了魏皇帝赵润的意义,叫儿孙预备出行的一切所需。

  不曾想,过于情感冲动,穆青当晚便过世了。

  次日,其子穆愈来到王宫报之凶讯,魏皇帝赵润呆楞许久,喟然长叹。

  一个月后,魏皇帝赵润将左丞相介子鸱请到宫内,与他商议传位之事。

  因为太子赵卫至今为止当了四十年的太子,且已有了跨越十年的监国经验,纵使赵润将皇位传给赵卫,亦不至于对魏国形成什么影响。

  比拟之下,问题在于太子赵卫的立场。

  据尚宫局记录,某日魏皇帝将太子召到宫内,言及传位之事,然而太子却乐趣缺缺。

  问及启事,太子回覆道:“父皇丰功伟绩千古无人、后无来者,儿臣继位自忖不克不及效仿父皇,何来兴致?”

  魏皇帝闻言怒叱太子道:“尔为人王,乃为社稷万民,岂是满足私欲耶?!”

  虽然怒叱了太子,但魏皇帝赵润仍是确定了传位之事,终究此时他的身体亦日就衰败,支持不了许久了。

  朝廷对外发布,言册立新皇之事。

  此时,皇后芈姜、秦妃嬴璎以及苏苒、乌娜、赵莺、赵雀、羊舌杏等诸女皆已过世,这让逐渐卸下了国是的赵润,感应莫名的孤单。

  延和十一年春,魏皇帝赵润病重,自忖时日无多的他,拒绝了儿子们的陪同,带着大寺人高和来到了昭武殿。

  昭武殿,原名文德殿,为该其父文德皇帝赵谥号而改,在这座宫殿内,陈列着赵润许很多多宝贵的珍藏,这些珍藏,承载着他毕生的回忆。

  走入昭武殿,迎面两侧摆放着一面面旗号,那皆是全国名将的旗号,有城君熊拓、平舆君熊琥,以及田耽、项末、乐弈、项娈、公孙起、王戬、秦开、李睦等许很多多的名将将旗。

  而在殿阁两旁的墙壁上,则绘有赵润这终身所履历所有的阵仗。

  好比进门左手边的笔画,便是武皇帝破城君熊拓图,指的便是赵润的初战。

  负背双手看着这幅画,赵润倍为感伤。

  除了武皇帝破城君熊拓图,还有四国伐楚、魏秦函谷战役、魏韩北疆战役、冬日千里奔袭图、魏秦三川战役、第一次华夏诸国战役、诸国伐魏、第二次华夏诸国战役等等等等,不夸张地说,整座昭武殿内的墙壁,皆绘有赵润这终身所履历的战阵。

  “城君熊拓……”

  指着壁画上的人物,赵润恰似在为大寺人高和引见,恰似在喃喃自语,一边慢慢移步,一边缓缓说道:“平舆君熊琥,韩王然、韩侯韩武、齐左相赵昭、寿陵君景舍、楚大将项末、楚大将项娈、邸阳君熊商、雁门守李睦,还有乐弈、田耽、秦开、韩上谷守马奢、许历、司马尚、司马、廉驳、成功、韩徐、韩荡阴侯韩阳、靳、暴鸢、马奢之子马括、田骜、田武、田讳、熊盛、固陵君熊吾、楚水君、季武、桓虎、陈狩……”

  在旁听着赵润的谈论,纵使大寺人高和对这些人、对这些事皆耳熟能详,亦不由地心中磅礴。

  只由于面前这位陛下,这终身击败了太多太多的敌手,就像太子赵卫所说的那样,当真是前无前人、后无来者。

  移步来到大殿深处,赵润坐在殿内独一的一张座椅上,目视着殿内的壁画与将旗。

  他长叹一声,喃喃说道:“都走了啊……已经熟悉的面目面貌,有些,是朕亲手将其送入坟墓,有些,则是因大哥而亡,就只剩下朕了……”

  说到这里,他突然呵呵轻笑起来。

  见此,大寺人高和迷惑地问道:“陛下为何发笑?”

  赵润摇了摇头,没有注释的意义。

  现实上,他之所以感应好笑,那是由于他这个最后本不欲承继王位的人,最终竟然仍是当了君主,而且迄今为止在位已有四十余年。

  四十余年的工夫啊……

  当初他想成为盛世闲王,志在偎红倚翠犬马声色,何如国度弱小,而现现在,魏国非常强盛,然而,他却没有了那份精神。

  更主要的是,身边的白叟一个个连续过世了。

  长吐一口吻,赵润坐在龙椅上,闭目养神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,他突然听到有人在旁呼喊他。

  他睁开眼睛,惊诧看到皇后芈姜与秦妃嬴璎不知何时来到了他的身旁,且芈姜的右手,悄悄搭在他手背上。

  “你们……”

  赵润脸上显露几许惊诧,由于他看到面前的芈姜与嬴璎,就如他初见时那般年轻。

  本来如斯……

  在顷刻的惊诧事后,赵润脸上显露豁然的神采,任由芈姜与嬴璎二女拉着他的双手,缓缓走向殿外。

  期近将迈步走出昭武殿的时候,赵润不由得回头看了一眼,看到了殿内的壁画与诸将军的将旗。

  这终身,虽究竟仍是没能实现那‘闲王’的志向,可是,我将所有的精神都献给了大魏,使华夏再无纷争,使万民皆能丰衣足食……想来,这也不算是失败的人生吧?呵!

  在深深看了一眼殿内后,赵润拉着芈姜与嬴璎二女,迈步走出了殿外。

  殿下的阳光过分于刺目,使得赵润下认识地闭上了双目,当他再次睁开眼睛时,他看到殿外停着好些辆马车,在这些马车的前头,乌娜、羊舌杏、赵莺、赵雀几女,以及沈、卫骄、吕牧、高括、种招、何苗、朱桂、褚亨、周朴、穆青这十名宗卫,皆身穿猎服,牵着坐骑侯在殿外。

  “喂,太磨蹭了吧?”雍容华贵的赵莺没好气地说道。

  “姐!”赵雀赶紧遏止了姐姐。

  “还不让说了?”赵莺瞪了一眼妹妹,没好气地说道:“不是他说要出宫打猎的么?”

  就在赵莺埋怨的同时,沈、卫骄二人已走到了赵润面前,抱拳说道:“陛下,我等已预备停当了。”

  看着照旧年轻的诸女,再看看同样年轻的沈、卫骄等人,赵润脸上显露几许笑容,哈哈大笑道:“走!出宫打猎,这一次,再没有人可以或许阻遏我等了……”

  话音刚落,就听穆青惊叫道:“陛下,欠好,杜尚书带着诸公卿杀过来了……”

  赵润闻言面色大变,赶紧说道:“快、快走!”

  诸女登上马车,赵润与诸宗卫翻身上马,一行人朝着宫门标的目的而去。

  期间,赵润回头看向死后,看到身背后有一大群人在追逐他们,为首一人,恰是礼部尚书杜宥。

  值得一提的事,在这些人群中,赵润模糊看到他父王赵、六叔赵几人的面目面貌,这些人气急废弛地追逐着他们。

  “哈哈哈,哈哈哈哈……”

  见身背后的人追不上他们,赵润哈哈大笑,手指着宫门标的目的,高声喝道:“朕等这一日,曾经等了足足四十余年了!岂容再有人坏朕功德?走,径直冲出城去!”

  诸宗卫们齐声应道。

  在昭武殿内,大寺人高和看到魏皇帝赵润轻垂其首,冒着大不韪,双手哆嗦地探了探这位陛下的鼻息。

  旋即,他双目含泪,泣不成声。

  许久,高和用袖子抹了抹眼泪,快步走出殿外,略显呜咽地对殿外卫士命令说道:“立即封锁宫门,再请太子与左丞相介子鸱、右丞相翟璜、宗正赵信、御史医生邱毓几位速速来昭武殿。……速去,不得有误!”

  卫士回声而去。

  延和十一年春四月,魏皇帝赵润驾崩,享年七十岁。

  过后,太子赵卫继位,该国号为永安,并尊谥其父为武成皇帝。

  魏武成帝,十四岁掌兵出征,二十五岁即位,七十岁驾崩,在位总共四十五年,执兵长达五十六年,前前后后履历数十场战役,竟无一败。

  魏武成帝在位期间,前后沿用了兴安、昭武、建和、延和四个年号。

  在此期间,魏国国力昌盛,空前强大,用三十六年时间攻亡华夏诸国,又用二十年安定国度,终使魏国昌盛不衰。

  后人评魏武成帝曰,文能治国、武能平全国,创华夏一统之先河,纵观历代,能比肩这位帝王者,亦寥寥之数。

  值得一提的事,这位魏武成帝的墓志铭很成心思,上面只刻着一句话:朕生平之志,为国度所误,终此生未能如愿,惜哉!

  莫非这位功在千秋的魏武成帝,同一了整个华夏的皇帝,莫非亦有未能实现的心愿么?

  后人对此诚为疑惑。

  但无论若何,魏武成帝赵润,照旧是华夏历代鲜有的明君雄主,他为魏国甚至华夏打下了坚实的根本,使此后数百年,外族仍无力加害华夏,使华夏万民能丰衣足食,甚少呈现兵祸战乱。

  全国各郡各县子民感怀其德,陆连续续建筑了很多祭庙,供奉魏武成帝赵润。

  以至于,将其神话。上一章章节列表

  大魏宫廷情节跌荡放诞崎岖、扣人心弦,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汗青军事小说,笔趣阁转载收集大魏宫廷最新章节。

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赏识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onereadr.com/dwz/129/